国防部长用电视指挥战斗:苏联大将的阿富汗奇遇记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国防部长用电视指挥战斗:苏联大将的阿富汗奇遇记
来源: 网易历史 2018-03-15 09:48:15

作者|张大卫,网易历史专栏作者,工业时代陆战史研究者,曾著有《哈尔科夫1942》。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恩格斯曾经这样描述过阿富汗人:“他们对国家政权刻骨铭心的恨,对个人独立无法抑制的爱,妨碍了他们成为强大的民族”。这一民族性正是阿富汗成为“帝国的坟场”的根源,征服者的力量每次都在貌似被征服的这里被彻底消耗殆尽,最后铩羽而归,一败涂地:十九世纪如日中天的大英帝国几次试图在英俄争夺中亚的“大博弈”中拿下这里,最终却遭到了英国对外殖民扩张史上最为丢人现眼的惨败:1841年和1881年两度从阿富汗狼狈而逃。1979-1989年,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苏联陆军曾在此长期驻扎一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的兵力,却未能把符合苏联意愿的政治制度强加给阿富汗人民,而苏军在阿富汗旷日持久的战争也在苏联的棺材上钉下了一颗钉子。

加列耶夫大将

1989年初,当苏联已经因为国内外形势的变化,无力在阿富汗这个无底洞接着消耗下去时不得不选择了撤出第40集团军的主力部队。然而苏联并没有彻底放弃控制阿富汗的尝试。就在这一背景下,著名军事科学家,军事史学家,时任苏联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的马赫穆特·加列耶夫大将临危受命来到了阿富汗····

加列耶夫大将是怎样来到阿富汗的

1989年1月底的一个冬日,莫斯科,阿尔巴特街,苏联国防部大楼

当夜,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归来的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大将在深夜召开会议,商讨苏军撤离结束时的阿富汗局势及他在喀布尔同阿富汗有关政治领导人的会晤情况。他指出阿富汗局势复杂,现有的驻阿苏联军事顾问组多半顾着批评阿富汗政治领导人却不向阿富汗武装力量提供实质性的帮助。而阿富汗总统坚持要在阿富汗保留一部分苏军,或者派出苏联“志愿者”来展开协防。自然,苏军高层想尽快从阿富汗的泥潭中抽身,因此不愿意留下任何苏军部队和苏联“志愿者”,但出于政治考虑也不得不派出一个苏军军官组成的作战组来“协助”阿富汗总统指挥阿富汗战斗。

在会议结束时,亚佐夫大将总结到“我们将在最近几天决定派谁到阿富汗,尽管那里的形势很严峻,但我想你们谁都不会是懦夫。”加列耶夫大将感到环顾与会各位的亚佐夫大将在会议结束时多看了他两眼······

苏军高层内部传开消息后,原先两位同阿富汗事务有关的著名军事首长在得知需要派出作战组的消息后,齐刷刷住进了医院,原因可想而知。自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加列耶夫事后便写到“在阿富汗发生了一连串事件后,没人对被派到那里有特别的热情,包括笔者自己。为正义战争忍受苦难并冒着生命危险去履行社会公认的军人职责是一回事,而被派去参加一场已经被明确宣布为犯罪的战争并承受道德和政治上的沉重折磨是另一回事”

但是,加列耶夫并没有过多担心此事——他第二天便被喊道了总参谋长莫伊谢耶夫大将的办公室,一同在场的还有分管人事工作的国防部副部长苏霍鲁科夫大将,他自然明白了一切······

此时的加列耶夫已经65岁了,身体状况相当不好,心脏病时常发作。一些好友劝告他:“让那些煮这锅粥的人去把它喝干净吧,在阿富汗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等着我们,如果之前苏联十万大军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苏军撤离后还能指望什么”更有人直接称加列耶夫大将这是在冒险。他的一位密友无法理解为何上级部门会把加列耶夫送去参加他的第五次战争(前四次分别为伟大的卫国战争,1945年对日战争,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1970-1971年埃及-以色列冲突)。

然而,加列耶夫大将并没有像其他那些苏军高级将领那样畏缩不前,而是毅然决然的决定慷慨上阵!当国防部长亚佐夫大将在出发前问他“怎么样,去那里不害怕吗”时他坚定地回答道“现在说害怕对我们来说为时已晚,1941年时,我所在的连有119名从塔什干军校毕业的军官,从战场上生还的只有26人,其他都在18-20岁时牺牲了。战后,命运又让我多活了四十多年,即使在阿富汗出了什么事,也不应该有何可抱怨的了!

苏联军事的暗面:龙王多了不下雨

加列耶夫大将作为出色的军事可惜家和军事史学家,一直密切关注着苏军之前在阿富汗的行动,并一直站在俄国-苏联军事传统的角度来分析第40集团军犯下的诸多失误。这一系列失误反应了此时苏军的一系列体制问题。

加列耶夫一针见血地指出,苏军指挥机构在组织侦察和具体研究邻国境内战区问题上没有达到足够水平的问题在阿富汗暴露无遗。苏军对阿富汗地形地貌的了解也并不充分,在穿过从苏联到喀布尔最为关键的萨朗山口隧道时这一缺点暴露无遗。土耳其斯坦军区相关部门人浮于事,预先没有很好研究如何组织使用复杂隧道,苏军一进入这个隧道便牺牲了12名军人。随后有人建议设置一个专门负责隧道使用的警备处,但却被苏军总参谋部组织动员局因达不到编制必要人数而否决。直到1982年底隧道又出现了一次因为严重违反隧道通行规则导致几十人牺牲的重大事故后,苏军高层才组建了这么一个警备处。加列耶夫大将对此愤慨地讥讽到“如此经过论证的计算有时候便出现了:没有办法抽出30-40人组建警备处,但却有办法将在编人员送到另一个世界”

更令人窒息的操作是,驻扎在阿富汗的苏军有限战役集群(第40集团军为主)一直没有明确的作战方针!这一问题的根源是苏联政治,军事领导人本身对阿富汗问题就没有政治和战略企图,更没有在阿富汗用兵的完整构想,在苏军驻阿十年期间没有得到彻底粉碎反对派武装组织的任务。当事态发展到阿富汗领导人不断施压时,诸如国防部部长乌斯季诺夫,索科洛夫等苏军高层迫于阿富汗领导人的压力要求苏军实施积极的战斗行动,而从一开始就唱衰这一战争的苏军总参谋长奥尔加科夫则千方百计阻止苏军介入大规模战斗行动。

既然上面神仙打架,下面驻阿苏军的上司土耳其斯坦军区司令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接到的一系列自相矛盾的指示使得他经常设法“随机应变”,而苏军第40集团军司令部更是拿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办事思路,打出“避免我们军人牺牲”这面道义大旗消极避战。加列耶夫辛辣地评论到“有限部队也在竭力做到有限作战”并准确无误地指出如果苏军在二战期间按照苏军第40集团军的这套打法,“显然直到现在都不可能从法西斯手中解放出来我们现有的国土”

苏军/俄军传统上叠床架屋,笨拙的指挥机制也又一次暴露无遗。驻阿富汗苏军不仅有第40集团军负责现地指挥,还有第40集团军的直接上司土耳其斯坦军区,苏联驻阿富汗的军事顾问团,竭力希望保留对驻阿本兵种苏军管理权的苏联陆军总司令,空军总司令,各兵种司令,以及八十年代初期苏联新建立的南部战区总司令部。为了协调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机构,苏联国防部七手八脚的组建了一个作战组来“及时客观向总参谋部汇报相关信息”。同属于苏军的这些部门都理不清,就不用提内务部,克格勃塞进来的各种顾问组了。总而言之,阿富汗的各色苏联武装力量指挥机制成了当时苏联国内武装力量多头政治的一个绝好缩影。

自然,最荒谬的事情当属围绕面粉搞出的一出闹剧。当加列耶夫刚刚抵达喀布尔时,苏联驻阿富汗使馆外围由阿富汗内务部的一个营负责安保。但几乎没有人展开警戒——原来因为没人给这个营发放食品,饿得饥肠辘辘的阿富汗士兵四处找吃的去了。阿富汗营长请求加列耶夫给三十袋面粉救救急。当晚加列耶夫便给土耳其斯坦军区司令富任科打电话指出使馆警卫方面的危险并希望获得面粉。

富任科拒绝帮忙,称这需要苏联国防部长的命令,于是加列耶夫找到了国防部长,国防部长告诉他以“以我的名义告诉富任科,让他调拨面粉”我再一次给土耳其斯坦军区司令打电话转达了国防部长的口谕,但富任科坚决要求书面命令才给面粉。无论加列耶夫如何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富任科就是不愿意拿出区区三十多袋面粉!最后加列耶夫手下的后勤军官四处找到一个废弃粮库,从里面翻出了所需的粮食交给了阿富汗人。

通过电视指挥部队的国防部长

自然,在苏联末年乱七八糟的军政体系也使得不少原本正直能干的首长沾染上了不良的工作作风。加列耶夫的顶头上司亚佐夫国防部长是苏军最有经验的军事首长之一,熟悉各种部队问题,然而就是这位末代苏联元帅也经常作风粗暴地瞎指挥。加列耶夫在回忆录中记述了他的各种堪称真实版苏联笑话的事迹

有一次一位首长向他汇报完情况后,他愤怒地说他在电视机上看到76毫米炮没有安瞄准具就射击。我向有机会看电视的人打听得知电视上已经放了好几次这一火炮射击的镜头了······后来证实是几名阿富汗电视摄影师在喀布尔城堡里找到的不能用的火炮发射的空炮弹。有人指责斯大林用地球仪指挥部队,而我们的新一代首长(亚佐夫)则试图通过电视机指挥部队。当汇报说有一个苏军坦克旅从海拉屯到达喀布尔一路上掉队19辆,对此首长(亚佐夫)不禁要问:坦克为什么掉队?你们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个别这样的首长要提醒一下,就在一两年前你们军区(指亚佐夫和他指挥的远东军区)的装甲师在距离更短的行军中掉队的坦克比这多一倍。

“给历史留下火力配系图”

自然在末期苏军中原先认真踏实的工作作风已经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对复杂问题的胡乱简化。加列耶夫在向总参谋部报告时获得了“给防御部队每一个班发一张轻武器火力配系图”这一形式主义的命令——对班排级部队只要口头下达任务和现地指出轻武器火力射向就足够了。加列耶夫离开阿富汗返回苏联时,更是出现了没有总参谋部命令,一名苏联大将竟然无法坐军机回国的奇闻。

亚佐夫国防部长

回顾不久,积劳成疾的加列耶夫大将便住进了医院。在1991年8月19日,他获悉了国家紧急委员会展开政变拯救苏联的尝试。值得一提的是,代表苏军参加这一尝试的正是之前用电视机指挥部队的亚佐夫国防部长。自然作为一名为苏联奋斗了五十年的老战士,他从开始就知道这一切可能导致的后果,并事后从军事职业的角度精辟无比的分析了曾经不可一世的苏联武装力量为何会迅速土崩瓦解:

“现在,有人认为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动失败的原因在于他们当中没有领导。需要给他们派什么样的领导呢?当一个班去进攻时,班长牺牲了,第一个有主动精神的士兵接替班长接替战斗。但是,如果打字员没有将军的命令不能打印文稿,如果军区司令不能解决一袋面粉问题,如果所有首长面面相觑而无所作为,那么将一事无成。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军队里,一个班都调不动,因为大家都是面面相觑,但仍有可能给历史留下轻武器火力配系图······”

参考文献说明

本文主要取材于军事科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我的最后一场战争——苏联驻阿军事总顾问回忆录》,作者为加列耶夫,在引用加列耶夫原话时括号中的补充说明为本文作者为了方便读者理解加列耶夫原话所加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多研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